当前位置:我就喜欢科技人类可否谋杀机器人?
人类可否谋杀机器人?
2022-09-16

Hitchbot是由多伦多瑞尔森大学的一个科研团队制造的机器人,看上去像是个卡通孩子。图为Hitchbot在一次展览会上与人合照。

早在2015年,费城街头发生了一起非同寻常的“犯罪”案件:一位在公路上搭便车旅行的机器人——Hitchbot被“谋杀”。该事件留给了人们这样一个话题,即:人类与机器人之间是否能够互相信任?

道路上的谋杀

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报导,Hitchbot由多伦多瑞尔森大学的一个科研团队制造,看上去像是个卡通孩子,对人不会构成任何威胁。它的四肢用游泳池的条状浮标制成,头部是一个透明的蛋糕容器,身体则是一个白色的桶。Hitchbot坐在儿童汽车座椅上,任何人都可以把它领走带上一程。

当然,Hitchbot也有机器人的基本电子设备,包括用来跟踪其行踪的全球定位系统(GPS)和用来与人类交流的通信软件。它的手臂会动,会微笑,会眨眼,当然也能用拇指做出搭便车的动作。

“至关重要的是,人们信任它并希望能帮助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它造成像孩子一样大,” Frauke Zeller博士说,她与先生David Smith教授是这个团队的领头人。

Hitchbot的冒险行动初战告捷,它被一对老夫妇接走并参加了一次野营,随后又与一群年轻人一起观光旅行。

Hitchbot在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上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并很快赢得了数千名粉丝,许多人开车数英里就为了将其带上一程,还有人给它戴上手镯和珠宝装饰物。

但悲剧却突然发生了。有一天,Zeller从接收的图像中看到,Hitchbot躺在街道上,胳膊和腿被撕掉,头部缺失。“它影响了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Hitchbot已成为信任的重要象征。这非常令人悲伤,打击了我们整个团队,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Zeller说。

虽然Hitchbot的头再也没找回来,但该团队现在已将其复原。不过,他们并未再次计划公路旅行。Smith和Zeller曾将Hitchbot2.0带到了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它立即就被路人认了出来,许多人还停下来与其聊天拍照。看到Hitchbot死而复生,所有人都喜出望外。

如何对待机器人

Hitchbot并不是第一个被暴力对待的机器人。

在一次有关人类能以何种程度虐待机器的研讨会上,麻省理工学院(MIT)的Kate Darling博士鼓励人们用木槌敲打一个恐龙机器人。但她发现,大多数人在伤害机器人时,内心都很挣扎。

Darling表示,人们同情心的多少与其决定动手打机器人所需要的时间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大多数人的反应是保护和照顾机器人。有一名妇女非常难过,她甚至取下机器人的电池以让其感觉不到疼痛。而MIT情感计算实验室(Affective Computing Lab)负责人Rosalind Picard教授则将这种反应归结为人性。

既然机器人是为人类服务的,那么它们能够理解人类的情感这一点就很重要。不过,Picard认为,将机器人格化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我们不应认为机器人具有人性。比如它们虽然会面带笑容,但却并不了解快乐的感觉。

但Picard也承认,我们很难不对周围的机器产生感情,比如,她对待自己的第一辆车的方式就“好像是它有某种人格一样”。

机器人杀手

机器人专家Noel Sharkey教授也认为,我们不应该把机器与人类同等看待。

实际上,Sharkey更像是一名和平主义者,他是“禁止机器人杀手”这一运动的领导人。他认为这是与现代机器人技术相关的一个更为紧迫的道德问题。

Sharkey所指的不是带机关枪的终结者。他是指那些看起来像常规武器的机器,但被设计成能够选择自己的目标。在Sharkey看来,这是对人类尊严的伤害。他列出了他认为当前正在跨入不道德领域的一些项目,比如以色列研制的、可对雷达系统进行自主攻击的哈比无人机,以及由俄罗斯军队开发的自主无人坦克。

Sharkey过去五年一直在联合国工作,希望促成签署一项新的国际条约,要么禁止使用这些机器人杀手,要么同意如果没有“有意义的人为控制”就永远不会使用它们——目前已有26个国家签署了这项条约。

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